儘擒快樂/盡情生活

關於部落格
自認身心獨立的女子,有個聰明女兒,現任不自我嫌棄的賢慧老婆,是個愛學生的大學老師,也是挑戰威權的小小公務員主管...,最希望活得好,觀照自己、持續學習、熱愛生活、珍惜健康,讓夢想成就在真實生活。
  • 34627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懷舊芋粿與老阿姨的幸福交集

 
阿姨做了一輩子醬菜
吃了一輩子醬菜
身體卻硬朗的很
每天忙上忙下也沒病痛
在去年她大兒子去世前
還瞞著孫兒輩偷偷去打工供養近七旬不成材的大兒子
這應該是最高齡的打工族吧
之前還要種菜下田
沒有娛樂和休閒活動
也不識字卻會算術和寄宅急便
講了一輩子客家話為了和媳婦孫子溝通,六十多歲才學國語
我實在不知道她的生命力和韌性從何而來
她沒穿客家藍衫
總是一襲客家花布上衣和黑長褲
卻是我心中典型的客家婦女樣貌

 

 
"唰唰唰"削完皮的芋頭在阿姨手上三兩下就變成長絲
我驚嘆阿姨"ㄘㄨㄚˋ簽"的工夫
因為這是我煮菜的罩門
手很怕被劃成血絲
老媽在旁邊講風涼話說這個很簡單
我貪戀著生芋頭淡淡的澱粉香沒有回嘴
知道她在女兒面前不想示弱的心情(雖然知道她真的不太會)



 
阿姨的帥氣讓我驚呼連連
她在媳婦面前顯得很得意
覺得小鍋子無法全力展現功夫
於是拿來了不銹鋼臉盆盡情揮灑
我知道長輩需要被肯定和證明自己有用的心情
尤其有人拿著相機拍攝他的真功夫
對我而言我很慶幸有機會記錄這些點滴
就像老爸過世前一直想幫他寫傳記
或是幫他把想法記下來
稍微怠惰就成了悔恨遺憾
和親人的連結就斷了好多線
好希望這些芋頭簽絲絲相連將我的思念心情傳送到天堂
阿姨也老了
不知道還能吃她做的美食多久呢





阿姨不知道我的心情
仍然馬不停蹄的做她的稞
將芋絲倒入有熱油的鐵鍋中快速拌炒
阿姨說芋頭容易黏鍋(因為都是澱粉阿)
所以不能偷懶也不假手他人
就是不停的翻攪
而且她堅持用鐵鍋比較香
這麼重的的鐵鍋不知道為什麼可以做出好吃的食物
我覺得只是一份堅持和用心吧



 

 芋頭炒出香味後要加出水
在旁當助手的表嫂準備一古腦兒倒在鍋裡
被阿姨制止
她將水徐徐沿著鍋邊淋上
說是這樣才會均勻
芋頭也不會過濕
我有點兒難以理解
反正就是把芋頭炒熟炒軟
最後結果都是濕濕軟軟的啊
老師傅的道理雖講不清楚
我仍然覺得尊敬

 

 

 炒得稍軟就可以加入鹽及味精調味
獨家偏方是加一些白胡椒粉會更香
阿姨這個家庭廚師第一次煮東西有媳婦、妹妹、外甥女在旁觀看學習
突然有些害羞
問她要加多少水、多少鹽
她都說要憑感覺
的確,在她們的生命經驗和學習歷程中
沒有幾匙或幾兩的概念
完全是經驗法則
但卻是適味的"不太甜不太鹹"
這就是媽媽的味道呢


 

最對味的獨家秘方是客家的蔥油酥
再加入幾匙在芋頭裡繼續炒
陣陣香味撲鼻
好想馬上吃上幾口感受化在嘴裡的鬆軟香甜
阿姨說以前她都是自己用紅蔥頭拌炒豬油
切紅蔥頭時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現在有"現代化"又"方便"的市售蔥油酥
對她來說是個寶貝ㄟ
可是我還是懷念以前手工的味道
就像媽媽用肥豬肉炸豬油的香味
豬油渣被炸得好香好脆
然後拌上爸爸做的蒜蓉辣椒醬
真是人間美味
天上一碗熱騰騰的飯拌上豬油、醬油
還可以加上一顆蛋
不管膽固醇不管自由基
就是屬於家的好味道




 
要炒多久?
阿姨還是沒答案
就是覺得可以就好了呀
她覺得我的問題很無聊
把瓦斯爐火熄掉後就拿起玻璃紙開始裁剪
原來是蒸籠的圓網大小
這樣芋頭才不會黏在蒸籠底部
她說以前沒有玻璃紙的年代
就拿芭蕉葉墊底
上面還要抹一層油
我比較希望她拿葉子襯底
現代人怕死
塑化劑風波還心有餘悸
玻璃紙高溫蒸過難免有質變
算了,東怕西怕就難過活了




 
趁熱拌上番薯粉和糯米粉
阿姨說糯米粉會比較紮實
蕃薯粉會比較Q軟
至於比例?
阿姨說隨便啦
喜歡吃哪樣就哪樣比較多囉
份量?老師傅一樣說不準ㄦ
憑經驗囉
要拌勻是一定要的啦




 

阿姨努力拌勻"雙粉"和芋頭泥沒喊熱
老媽倒是在旁邊搖旗吶喊猛喊
從頭到尾她就一直動嘴不動手
實在讓我覺得好笑
他們姐妹差了十幾歲
生活功能和耐受力卻差了十萬八千里
阿姨什麼都會做
老媽只會吃和抱怨
有賢慧的大姐或長輩
就會有超不賢慧的晚輩吧
難得他們姐妹有一起"共事"的機會
也算是溫馨的天倫之樂囉





 芋頭泥有顆粒又有Q鬆的感覺
加上蔥頭酥的加持
好像快跳舞了
放在蒸籠上就是一整個圓滿
有好好吃的感覺
下一步呢?
有好多的想像空間和期待

 

 

 用飯匙抹成好像中式蛋糕
阿姨說要慢慢抹平才會好吃
也許幸福的味道除了用心就是需要時間蘊釀



 


蓋上蓋子開始用中火蒸煮了
問阿姨需要多少時間
阿姨說不一定
要待會兒才知道
要如何知道?
她說可以用筷子感覺
難怪中式料理是門學問
許多過程都需要靠師傅拿捏
如果照食譜的寫法一步步調理也不見得好吃
我記得在旁邊看了幾次婆婆煮麻油雞
還努力把作法記下
但就是煮不出婆婆的好味道
調味、火侯和心情都是料理的要素啊




 

阿姨用筷子戳了幾下
告訴我還沒好
好奇怪
芋頭簽已經炒熟了呀
又蒸了十幾分鐘
怎麼還沒好呢?
阿姨的話是聖旨
就是聽從囉
從削芋頭開始到現在也只有四十分鐘
阿姨的動作夠快了
有耐性、有耐性...






 

終於有型了
老師傅覺得可以出爐
所以在表面抹上一層油亮的蔥油酥
其實看起來很油
我覺得已經有拌炒了
何必再增加身體的負擔?
阿姨還是很堅持
說這樣味道才會對
我還是退讓一步
畢竟這個廚房目前有四個女人
以主廚為尊





 
 

耶!終於好了
最後一個步驟是放在電風扇前吹涼
這樣才能切成小塊
整個房子都是芋頭粿的香味
慢火烹煮的滋味果真不一樣






 這就是幸福的好滋味
顧不得熱量我咬上一大口
阿姨說可以直接吃
也可以冷藏後煎熱沾蒜頭醬油
反正沒有防腐劑沒有不良添加物(除了豬油,嘿嘿)
至於老媽
也從中得到了幸福的滋味
跟老姊聊了一下午
有女兒陪伴
這就是老人家簡單的滿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