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擒快樂/盡情生活

關於部落格
自認身心獨立的女子,有個聰明女兒,現任不自我嫌棄的賢慧老婆,是個愛學生的大學老師,也是挑戰威權的小小公務員主管...,最希望活得好,觀照自己、持續學習、熱愛生活、珍惜健康,讓夢想成就在真實生活。
  • 34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老地方,慢時光》-鳳林小鎮的老風味

有些事你不去做,永遠不會開始。
有些事你去做了,永遠不會結束。
有時是自己懶,
有時是懶得面對自己,
有時又是不想面對自己的懶。
在老地方,有一種熟悉的溫暖,
可以放下懶散和疏離,
學習去面對陌生人,
學習去多了解屬於人的故事,
還有自己身為人的理由,
其實就是去找一份人與人之間單純的互動吧!




每年我至少會去花東一趟,過濾空氣和思維,與平日的旅行不同,不只停留在吃喝玩樂,停留在味覺的滿足,還要看看在地的人文風情。
除了事先做了一些功課外,仍將目標鎖定在隨性和隨機,就是不設目的地的慢行,因為心放寬了,所以多了好些的驚奇和發現。


這應該是屬於一種"口說心向地圖"吧!在花蓮鳳林鎮的那天,我在巷弄街道胡亂行走,發現了曬梅干菜的一小片稻埕,那種井然有序和空氣中的濃郁著實吸引我,就決定闖進了它的主人家。





阿伯在門口醃著蘿蔔乾,自然而然的我就用客家話和他打招呼,並跟他說喜歡他門口的梅干菜,他哈哈的笑開了,帶著一種遇見識貨人的開心,堅持叫我先吃他剛醃好要裝入玻璃瓶的蘿蔔乾,還叫他的老伴出來,原來伯母在裡頭煮著午餐,她說梅干菜還沒曬好,蘿蔔乾也只剩一瓶留著自己吃的,看到我一副纏(饞)樣竟然願意割愛,還向她A了一串自己包的,剛煮好的客家粽子(當然有付錢啦)。






阿伯仍在一旁興高采烈的說他醃蘿蔔乾有多好吃,我想起自己在美濃的阿姨們,她們也很擅長醃蘿蔔乾、高麗菜乾和各式醬菜ㄚ,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我吃到的機會也越來越少了,這時突然有種錯覺,空氣中瀰漫的菜乾香味隨著想念更顯濃厚。




又隨性晃到了一戶人家的後院,看到三個伯母在忙著做年糕,我不請自來的就走進院子裏,仍舊用客家話試試攀攀關係,以為自己的厚臉皮會失靈,沒想到還是獲得熱烈回應,她們說要過年了,所以正忙著做年糕送親朋好友呢!紅豆的ㄟ~我吞了口水,她們二話不說就請我吃剛蒸好的年糕,嗯...真香...真軟...真是濃郁...(其實真是貪吃)





我眼尖發現屋內有另個寶物,根據我的嘗試研判就是黃橙橙的發糕啦!純粹用在來米做的ㄟ,每顆又大又飽滿,還咧著嘴對我笑呢!她們二話不說又請我吃啦,嘿嘿..., 黑糖的香味瞬間在嘴裡化開了,以前根本不喜歡吃的ㄚ(真的...相信我),這會兒 真想把每個大元寶都吞進肚子裏,她們怕貪吃的我噎到,還請我配旁邊的茶,家人覺得很尷尬害羞閃到一旁,但也跟著吃喝。




吃飽喝足告別熱情的三個客家媽媽,我繼續在街上亂晃,"買張樂透吧!"我拋下家人快閃進店內,老闆和老闆娘正吃著飯,"好香的紅燒肉!跟我舅舅煮的傳統味道一樣香!" 這句很直接的話就讓老闆和老闆娘堅決要我喝碗麻油雞及吃紅燒肉,我又不客氣招呼老公、女兒和小姑一起來吃(他們仍是躲在一旁尷尬地猛吃),又油又酒卻不膩人的麻油雞讓我不顧熱量地吃了起來,邊和老闆天南地北聊天,聊起他教養小孩的觀念,聊起他的奮鬥成家過程,聊起他走過和妻子胼手胝足的苦日子,然後就是自嘲地大笑和吐吐舌頭,好一個樂觀又自信的男子漢!!你們雖然是鳳林少數的河洛人(客家話的閩南人之意),但一樣親切可愛呢!







脹著肚子,晃往菸樓的方向,遇到了傳說中的誠信麻花, 80 歲的韓老爹本來要收拾東西去吃飯了,硬是被我挖了出來賣麻花,脆脆的小麻花吃到口裡又硬又香,跟他的山東豪爽個性一樣讓人難忘,我想起以前共同住在眷村的北北和婆婆們,他們坐蠻頭、燒餅、槓子頭的手藝和韓老爹不相上下,也是一樣慈愛可親!







麻花店前快傾倒的菸樓已人去樓空,剩下堆疊整齊的木柴,應該還有人看顧吧!舅舅家的菸樓隨著他的去世已廢棄,不知何時才能再聞到菸葉燻乾的香味,種菸葉的辛苦和回報不成正比,雖是一輩子的"寃業",卻也是他們的生計及我兒時的重要回憶呀!






鳳林四間保存較完整的菸樓之ㄧ是這位阿伯的,他堅持跟我講閩南話(雖然是客家國語交雜),訴說縣府的不講道義(不重視菸樓的維護),還有它是少數有自動化燻煙的菸樓歷史。邊向我這個外地人抱怨,邊驅趕著蒼蠅,還要緊急著搶收快被雨滴濕的菜乾,我看到鄉間老人的孤獨與無奈。




 

這棟修整的有些混搭風的客家菸樓就是阿伯的得意之作,也是他目前擁有的青春記憶。








旁邊一棟保存的較原始的菸樓顯出寂靜的內蘊,我大方的進去四處走動,她像優雅又歷經歲月風華的仕女,靜靜的佇立在那裡等著我去欣賞。 

 





燻煙室雖暗但不讓人害怕,我想起舅舅和老媽昔日揮汗如雨,燻煙葉的情形,他們都稱菸葉是"冤孽"或"寃業",但他們卻見證了歷史的輝煌啊!








我好想在菸樓改造的二樓起居室築起自己的小小空間,在裡頭沉思發呆,或是喝一杯茶看一本書,那兒也不去了,就是安靜的面對自己。






這是菸葉,現已變成展示品,以前舅舅家大片的菸葉田卻沒人關注,大多被子孫賣掉了,失去了才發現擁有的美好。







菸樓附近竟然看到號稱自種香草還有自製香草香腸的招牌,我又去打擾了,客家婦女傳統的勤奮美德在她身上顯露無疑,種香草、做手工皂、香草香腸還蒸年糕,這是她展示用的香草,因為大片香草園在較遠的田裏,有空還得去照顧ㄟ




 


 

鳳林這個小鎮雖遠在花蓮邊境,但有舊時美濃小鎮的味道,只是現在的美濃濃妝豔抹,被觀光客踐踏到讓人心痛,有些居民也變得市儈不再那麼單純可愛了,觀光和家鄉的原味保存真是對立的嗎?我企圖在鳳林這個老地方,想像活在慢時光的小小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