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擒快樂/盡情生活

關於部落格
自認身心獨立的女子,有個聰明女兒,現任不自我嫌棄的賢慧老婆,是個愛學生的大學老師,也是挑戰威權的小小公務員主管...,最希望活得好,觀照自己、持續學習、熱愛生活、珍惜健康,讓夢想成就在真實生活。
  • 350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花東旅行遇見的幾個人之1--新香蘭部落的原住民作家撒可努

 

到花東  我這次不再走吃喝的觀光路線
也不去旅遊手冊介紹的景點
只想看看老車站  原民部落  老房子 還有老書店
幸好有個"服從性"高的老公  任我為非作歹
所以一切隨我安排(實際上我是隨性的不安排)
出門前看了一些書  做了功課
只是希望自己不要辜負了花東的好山好水
我喜歡"花東小旅行"扉頁所寫

           一直都知道花東美,
      但當你獨自親身走一回,走入曠野、
      走入原住民的古老智慧裡、
      走入農夫與討海人的生活作息間,
      後山的生命力與層次感才會越顯而出。



花東的山及海果真比較有靈性
一路開過南迴仍不覺累
只是覺得錯過了幾個廢掉的火車站比較可惜
開到了知本仍眷戀太麻里的海岸
又再回頭往報載的"五星級"新興國小移動
其實它並沒有豪華的校舍或特殊的景觀
只是一個純樸但處處可發現小驚奇的校園
還曾有木作工坊及布工坊進駐
在前任鄭校長的帶領下
似乎有"學校社區化"的味道


雖是寒假學校仍有直笛營的團隊在進行
我們在每間教室走廊偷窺班級的佈置
有一位很親切的大男生走過來
我直覺的與他聊天以掩飾"偷窺"的不禮貌
沒想到這位大男生是政大附中的老師
11年來每年都和幾位志同道合的夥伴
利用假期到部落幫資源匱乏的這些小朋友辦理直笛營
主辦的肇祥老師也是新興部落的青年
固定回鄉為部落盡一份力
他們和一群孩子在操場進行團體活動
每個人臉上的笑意和熱情散播到孩子
也滋潤了我的心靈
在冬日的校園
我感受了和煦的春日風
我知道這種感受久久都不會散去



台九線上的香蘭遺址讓我很好奇
據說還有個已廢棄的香蘭車站
雖然天色已晚
其實只有四點多(阿福老師說在山上會遺忘時間)
我還想再回頭到車站看看
老公拗不過我   雖不情願也不能休了老婆
只是這個車站有些難找
我們不小心又到了南迴公路的山區
老公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我則心虛的告訴他很想去看看老車站
還有麵店老闆告訴我們要去尋找的"Sakinu"
其實我連這位原住民同胞是誰都不知道
姓名更是不會唸正確發音
又在昏暗的夜色中於不熟悉台9山區來回開車尋覓
只好以退為進的告訴老公"不想找了"
這種激將法真有效  老公不開心之餘堅持要找到
我則摸著黑下車一戶戶在可能的部落詢問
天賜恩典!!香蘭車站還沒找到
教堂旁的一戶人家就是傳說中的"Sakinu"的家
(我很驚訝問了幾戶人家竟然大家都知道他,還被糾正發音)
 


 


這戶人家前面竟然搭了傳統的烤肉架   上面還有香噴噴的肉和魚
我厚臉皮的跟門口的年輕人詢問:"這是Sakinu的家嗎?"
不待他回答,我又緊接著開玩笑的說:"好香ㄟ,可以吃嗎?"
Sakinu從屋內走出來,帶著微笑,對我們這樣的不速之客似乎一點兒也不覺得奇怪
他請年輕人帶我們到屋後一間烏黑的房子(我一度以為會被暗殺)
年輕人拿著手電筒跟我一一介紹這間"青年會社"裏面的陳設
看到他認真又誠懇的介紹裡頭的獵具、器物、陳設還有部落裡年輕人在此聚會的種種
我才知道他是漢人在這體驗原住民生活二十多天
在高中時期他聽到Sakinu的演講深受感動
所以在警大二年級的寒假直接到此生活
他告訴我們一些漢人對原住民的偏見
他說晚上青年們會聚集在此喝酒聊天
但談的是如何營造部落及讓文化永續
言談中好像自己已經是當地人了
會社裏的一隅有張簡易的床  這就是他在此生活的開始及結束
我欣賞他對不同文化的接納和投入
很開心有這樣的未來人民保母
對生活仍存有想像及熱情


 


回到烤肉架前
熊熊的火焰映照在Sakinu的眼睛裡閃閃發光
我好像在黑暗中看見太陽
他自然的招呼我們隨意坐
好像我們已是他的家人
妞問他跟"山豬飛鼠撒可努"裏的撒可努有沒有關係
他簡單的說"我就是"
我和妞的眼睛一亮(妞是因為看到了文章的作者,我是驚訝竟然有如此巧遇)
隨意的聊天中
我發現撒可努的眼睛一直是明亮的
嘴角是帶著笑意的
言語之間還有一些生活的美學和對理想的追求
那種彷彿樸石般的溫潤和親切
讓我久久不能遺忘感受到的悸動
他聊到開辦獵人學校希望帶給年輕人的體驗
讓他們能夠重回自然的環境尋找自己的潛能
勝於在學校課本學到的知識
他告訴妞人生有很多的事要做
學校的課業只是一部份
他也提到原住民對於同胞的接納
共同分享還有互相扶持的真情感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屬於柏拉圖的理想世界
只覺得
吃著燻過的水鹿肉、剛烤好的山豬肉及地瓜
還有用大碗公裝著的茶
香味一直停在嘴裡散之不去
心裏也是跳動的


這個烤肉陣仗是為待會兒年輕人的一群朋友到訪所準備
Sakinu說他已把Chentai當作自己的弟弟
所以希望用招待家人朋友的規模接待客人
讓弟弟的朋友也感受到熱情
我感動之餘問他我們這樣會不會打擾到他們
他很直接的說"反正已經打擾了ㄚ"
我喜歡他的坦率及不同於平地人的造作
所以厚著臉皮待到一群年輕人來了才"交班"離去
也把他的熱情的笑意、明亮的眼神和發光的臉龐留在心中
當做認真生活的動力
啊! 撒可努  我也好想參加你的獵人學校
跟著一群年輕朋友躺在以星空為屋頂、大地為床的蒼穹中
去澄清自己的心靈

 




回到度假小屋  泡著溫泉   我不知道這種幸福會不會太奢侈
跟疼我的表哥泡茶瞎扯   有一種任性的幸福
和老公一起在黑暗中冒險   有一種依賴的幸福
與撒可努聊天  有一種知遇的幸福
看到警大年輕人的實踐力   有一種期待的幸福
發現台北老師對原住民小朋友的關懷   有一種溫暖的幸福
幸福99不散   平安知足就是百分百的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