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擒快樂/盡情生活

關於部落格
自認身心獨立的女子,有個聰明女兒,現任不自我嫌棄的賢慧老婆,是個愛學生的大學老師,也是挑戰威權的小小公務員主管...,最希望活得好,觀照自己、持續學習、熱愛生活、珍惜健康,讓夢想成就在真實生活。
  • 350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醫生PK江湖郎中PK王爺 敗血症VS 蜂窩組織炎VS 恙蟲

第一幕  剛進急診室尋找春天

醫生A:我們要洗胃看看,因為他血小板還有紅血球過低,有可能是內出血。
江湖郎中:可是剛剛不是做過斷層掃描及x光嗎?沒有發現體內有出血徵狀ㄚ?
醫生A:沒辦法,要先找各種可能,然後逐一排除...
江湖郎中:但他沒有受傷被撞擊沒有血便更沒有嘔吐也沒有腹部疼痛,有沒有其他可能造成血小板較低呢?一定要洗胃嗎?
醫生A:阿不然勒
(病人痛苦難受之餘,還是讓護士將80公分左右的鼻胃管死命插入,男子漢也留下幾滴淚)
護士A:你要盡力吞ㄚ,別怕痛,不然那些需要灌食的中風病人還不是得忍!
(護士小姐,我老公可是有知覺的ㄟ,你也插的太用力了吧..)
醫生A:阿~紅色的,果真有出血~
江湖郎中:醫生,你剛剛說可以吃任何食物,所以病人先喝了橘紅色的新鮮蔬果汁...
醫生A:喔~這樣就確定不是胃出血啦~




第二幕  急診室中血壓急降

江湖郎中:醫生,請問血壓低到76是什麼狀況?會不會休克?
醫生B:血壓低有可能是剛剛大量輸入生理食鹽水降溫,血液稀釋,血壓自然低ㄚ。
江湖郎中:可是這麼低,已經過了五六個小時,他又盜汗,溫度也沒降,是不是可能有其他狀況?
醫生B:嗯~送去急救區觀察好了~
(送去急救區開始接各種管線,監控心跳血壓脈搏,又過了一二個小時,總算看到醫生來了)
江湖郎中:請問還找不到高燒不退的病因嗎?
醫生B:這個狀況不尋常,一定有哪邊出血沒發現...
(醫生煩惱的抓頭髮又東翻西翻病歷)
江湖郎中:醫生,不好意思,我剛剛查了一些資料,如果是高燒畏寒,腎盂腎炎、膽囊炎、急性腹膜炎、心內膜炎或是流行性髓膜炎的可能性大不大?甚至會不會是敗血症?
醫生B:(快抓狂了...)你不要說這麼多,說這麼多影響到我,我怎麼做判斷?我寫會診單都被你打斷....
江湖郎中:對不起對不起,您請您請...
(不一會ㄦ,醫生C出現了,應該是專科醫生,醫生 B馬上露出微笑)
醫生C:我先讀了報告,不是跟你說神經方面的病變不太可能嗎?
醫生B:(露出驚恐不安的微笑)對不起,我疏忽了疏忽了...
醫生C:(轉頭對病人)雖然我們排除了你有中樞神經方面的狀況,可是我既然來了,還是做個檢測ㄚ
(醫生C算是仔細的東摸摸西摸摸病人的身體,還彎曲肢體確認是否有遲緩)
醫生C:我講幾個名詞讓你記喔,看看你的記憶...紅色、快樂、腳踏車(病人認真的接受考試)
(醫生C唸完就轉頭跟家屬解釋病人屬於神經方面的疾病是不太可能的)
病人:醫生,你剛剛是不是說有紅色?
醫生C:(用手輕拍了病人的右手,撒嬌的說)唉呦~先別問,我還沒考呢,這樣不準ㄚ~
(醫生考完病人全答對)
醫生C:很好很好,我再問問你的地址喔
病人:是要戶籍還是通訊?
醫生C:(又用手輕拍了病人的右手,也是帶撒嬌的語氣) 唉呦~隨便你說啦~我也不知道你說的對不對ㄚ
(醫生C又問了一些問題,還很認真的檢查眼睛)
醫生C:中樞神經方面應該沒事啦~喔~希望不會再找我來,你們應該也不希望再看到我喔~(說完嫣然一笑離去)
PS:我和妞在旁看了傻眼,雖然對於面前這六呎男子漢醫生的穿著老土有些好笑,對於他對病人的溫柔可人也有些納悶,但還是很感謝他的耐心還有細心,並為家屬製造了一些戲劇效果,抒解緊張不安。



第三幕  讓人冒冷汗的中央靜脈導管置入

醫生A:(操著廣東口音應該是港仔)ㄟ~護士應該有跟你們說,血壓一直起不來,所以要用升壓劑,要從脖子的靜脈做一個導管。
江湖郎中:護士沒有說的很清楚ㄟ,不過,升壓劑不能用吃的嗎?我先生現在有感染,會不會做靜脈導管又多了一個狀況?
醫生A:(認真的表情)我要告訴你,沒有吃的升壓劑,還有,血壓上不來,只好用升壓劑,不然會休克。
江湖郎中:我知道需要用升壓劑,但中央靜脈導管的風險會不會很大?同意書上寫了一些狀況,會讓我擔心......
醫生A:(更嚴肅認真的表情)手術都會有風險,我不能跟你保證,不過這些狀況都很少,百分之一嘛...寫來嚇嚇你們的,不用太相信同意書上的字
江湖郎中:那需要多少時間?會不會很難?有沒有上麻藥?
醫生A:不難ㄚ,五分就好,頂多十五分鐘,小手術啦
(病人的未來操縱在醫生手上,我能不簽同意書嗎?看到老公一個晚上不到三個小時做了快十項檢查,他的臉浮腫,感覺快虛脫了,真是不忍心)
醫生A:你們先出去,家屬不要在這裡
(我和妞只好在急診室外等著,時間一分分過去,五分、十分、二十分、四十分...我們心急如焚,妞都嚇得在發抖了,不是小手術嗎?怎麼需要二個護士,還弄了這麼久?我和妞決定繞到急診室後的布幕偷看...)
醫生A:(一副驚惶失措又手忙腳亂的模樣,用唇語加手勢表示)你們出去,不要看.....
江湖郎中:(也用唇語和手勢)不是說五分鐘嗎?
(怕過度刺激醫生的情緒,只好乖乖回到座位,終於一小時候...發現醫生A竟然若無其事的出現在急診室走道看望其他病人,我老公勒?趕緊衝進急診室)
護士:你老公血壓太低,導管很難插ㄟ
江湖郎中:這不就是為了血壓低的病人注射用的嗎?五分鐘跟一小時也差太多了吧!
病人:(恢復清醒後偷偷跟我說)醫生A大力在我左邊脖子硬插,使盡全身的力,痛死了,沒辦法了,再插右邊,死命的壓,還是沒用,最後找了一個沒有穿白衣服的人來(好像在休息的醫生),咻~一下,就好了。
PS:醫生阿,手術不是靠武力,手眼協調一下,如果不行,拜託趕快換人吧!別ㄍㄧㄥ了
醫生A後來告訴我,老公應該是敗血症沒錯。啥?敗血症?我查了文獻,仔細閱讀,那很嚴重ㄟ~天阿!!!



第四幕    入院第三天終於進了病房(只剩頭等的)

從昨天下午三點進房等到今天上午11點,始終不見主治醫生蹤影
我知道他忙,所以耐心等候...
可是病人一直反應有頭痛及發燒問題,我趕緊跟護士反應
所以有一位年輕的醫生來了(可能是住院醫生吧)
醫生D:頭痛嗎?我給你開顆普拿疼及退燒藥好了。
江湖郎中:可是醫生,他頭痛及發燒會不會是有其他原因?退燒是不是會把病因隱藏?
醫生D:你們如果有這層顧慮就不要開好了。
江湖郎中:可是他的胸口也起紅疹了,會不會是右邊脖子的靜脈導管有感染現象?
醫生D:喔,那再加一種抗生素好了。
江湖郎中:阿?這樣劑量不會太重嗎?我看他的紅疹在整個胸口,在脖子旁並沒有特別明顯,有沒有可能只是吃抗生素過敏或副作用?他是不是有換抗生素?
醫生D:(摸了摸紅疹及看給藥紀錄)嗯~有可能,他的確有換不同的藥。
江湖郎中:那他頭痛會不會因為久臥,冷氣孔又一直對著頭送風的關係?或是抗生素的副作用?
醫生D:這些都有可能。
江湖郎中:請問醫生,他已從40度退燒到38度,有時會些微起伏,是不是在治療期的正常現象?
醫生D:嗯~也是有可能。
江湖郎中:再請問這些症狀目前看來會是什麼狀況?
醫生D:依照他的病史來說,也有可能是蜂窩性組織炎。
江湖郎中:可是醫生,他沒有明顯的傷口或皮膚潰爛紅腫ㄚ?
醫生D:在不明原因下,一切都有可能...

PS:啥?這會ㄦ又從敗血症變成蜂窩性組織炎,我查了文獻,啊~啊~啊~代誌大條了...


第五幕   醫院的實習教學趣

醫生仍沒來,在我們努力陪伴聊天和起身動動下,老公的精神好多了
(其實我覺得有小小準護士可以聊聊也是原因之ㄧ)
老公正想小睡,有人進來了
實習護士團1(約4人):不好意思喔,給你送張衛教手冊。
江湖郎中:(趁機會逗弄)衛教什麼內容?要不要說說ㄚ?
實習護士團1:ㄟ~放這裡,你們在慢慢看好了。
(幾個小護士拿了單張又害羞的迅速離去,啊~一張紙要這麼多人拿)
老公剛睡了二十分鐘
實習護士團2(約6人)也來了,帶頭的是醫院的護士學姊
護士:你們看,病人的右方脖子有插入導管,要觀察傷口,還要注意....
(老公覺得有點ㄦ不好意思,也還在打瞌睡,但又有當model的驕傲感,還很努力配合護士姐姐的講解,變換位置。我在旁努力也聽講解,但老師的癮又犯了)
江湖郎中:(熱情的語氣)你們可以再靠近一點ㄦ啊,別客氣,多看看。
(小護士很不好意思的又靠近了一些,對嘛!實習就是要認真一些,別打混...)
江湖郎中:我聽你們學姐的講解內容,你們好像是要學傷口的照護?
(小護士們一連串的點頭)
江湖郎中:(興奮起來)我跟你們說喔,我還在他的左腳發現一個小小的隆起,你們可以仔細看,醫生都還沒發現喔,也許是細菌入侵的地方也說不定,我想也許這次他是某種病菌感染,會不會跟我們之前去溯溪有關....
護士:(努力端詳後)你們之前有去野外嗎?有沒有草叢?也許是立克次體感染....
(啊!可愛的護士小姐,我等他們走了,馬上又查文獻,嗯~恙蟲,症狀真的很像ㄟ)
ps:小護士們會不會覺得遇到了怪怪家屬?



第六幕   以為柳暗花明但卻迷霧重重


恙蟲?我查了許多篇資料真的越看越像ㄟ


早在晉朝時代就有記載恙蟲病,古人因居住環境較差,容易被恙蟲咬傷引發疾病,所以「恙」就成了疾病的代名詞,而「別來無恙」因此成為當時見面的問候語。
恙蟲病是亞洲熱帶與亞熱帶地區特有的地方性疾病,經由帶有恙蟲立克次體的恙蟲叮咬而感染,不會直接由人傳染給人。恙蟲宿主為野生動物,主要是野鼠。當恙蟲卵孵化為幼蟲後,幼蟲往往聚集一起形成恙蟲島,然後爬行到草本植物頂端等待宿主。一旦人坐臥或穿越草叢時,幼蟲即爬到宿主身上,並逐漸爬行尋找適當位置叮咬而造成感染。
台灣地區恙蟲病主要是經由地里恙螨為媒介,地里恙螨為夏季螨,所以恙蟲病例大多自春末(4月份)開始增加。恙蟲喜歡潮濕的環境,經常躲在草叢的葉片尖端,伺機落入經過的人類或動物身上。因此一般恙蟲病都是經由戶外活動過程中,在草叢中行走而遭恙蟲叮咬罹患的機會較高。恙蟲病的染病潛伏期通常為9~12天,之後會持續高燒伴隨頭痛、背痛、惡寒、盜汗、淋巴結腫大等症狀,經發燒4到5天之後,皮膚會出現紅色斑狀丘疹並擴展至四肢,同時恙蟲叮咬處會出現無痛性焦痂等。
http://www1.forest.gov.tw/epaper/epaper_970404.htm


我仔細觀察老公的腳,雖然沒有焦痂,但在隆起的附近有一個類似像蚊子咬到的深色疤痕,而且老公的確有盜汗、怕冷及大腿內側神經抽痛的狀況,發燒初日又剛好是去滿州欖仁溪溯溪的第十日,前一天又剛好下雨潮濕...一切一切真是太吻合了。

感染科的主治醫生大人終於來巡房了,在他戴口罩的眼神中充滿了笑意,頗和藹可親,看來病因有希望了...

江湖郎中:醫生,請問找到病因了嗎?
醫生E:喔~還沒耶,不過退燒了,血壓也回升了,不是嗎?
江湖郎中:ㄣ~可是我們比較希望知道明確的原因ㄟ,以後比較好預防...
醫生E:很多是不明熱ㄚ,找不到原因的。
江湖郎中:我了解,不過同時伴有低血壓到休克的程度好像比較不尋常ㄡ?(我小心試探性的問) 醫生,我發現在他的腳前方有一個部份好像比較隆起又有點兒紅紅的,不太明顯啦,不過有沒有可能是恙蟲帶來的立克次體感染?
醫生E:嘿嘿(乾笑幾聲)這也是有可能喔,你聽起來很專業喔,是不是本行的?
江湖郎中:(謙虛的)不是啦,醫生,是你們優秀的護士小姐給我的提示,我再去查的...
醫生E:喔喔(不太自然的語調,我是不是冒犯他的專業了?)那好,就用治療恙蟲的抗生素應該就沒問題了。
江湖郎中:請問醫生,這是法定傳染病,是不是要通報衛生主管機關?
醫生E:嗯嗯~要、要...
江湖郎中:是不是要做血清培養比較準確?
醫生E:嗯~(轉頭問護士,語調升高)啊!沒培養喔?記得要抽血送檢ㄚ!
江湖郎中:請問醫生,會不會還有其他可能?
醫生E:喔,應該是恙蟲啦!很明顯ㄚ...


後記.....

住院五天後,老公終於出院了,一切雨過天晴
我也覺得要相信醫生的判斷,雖然要接受衛生所的電話騷擾,但一切都值得
可是一週後,衛生所說血清培養呈現陰性...
也就是說,不是立克次體感染
幾天後再回診,醫生E仍告知不知病因,還安慰我,反正事情都過去了,好了就好了...
嘿嘿!醫生,如果你是我勒,想不想知道病因以後才能預防??
這一切真是謎阿...


在農曆七月順便說一件靈異事件
我去求神問卜的最後是王爺(前一天到了3個地方收驚祈福可是沒起色)
王爺的乩身說:老公是病發約一、二週前卡到南方水邊的女鬼,祂已經幫我們跟女鬼溝通好了,而且祂還知道我有先偷偷去問過太歲爺...
(這些我都沒先透露給祂知道ㄛ,我前一天收驚的地方真的有安太歲爺)
奇的是老公真的在當天王爺"診治"後退燒的,我要相信醫生還是神蹟?還是奇蹟?
這一場醫生與親情與鬼神的相遇
可以分勝負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