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儘擒快樂/盡情生活
關於部落格
自認身心獨立的女子,有個聰明女兒,現任不自我嫌棄的賢慧老婆,曾是個愛學生的大學老師,也是挑戰威權的小小公務員主管...,最希望活得好,觀照自己、持續學習、熱愛生活、珍惜健康,讓夢想成就在真實生活。
  • 3913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不能沒有你~的本我清醒


這部電影情節其實很簡單...

「一對親生父女,相依為命。在女兒屆臨入學年紀、想要補報戶口時,沒有監護權的父親卻碰上無法申報的難題。他南北奔波尋求協助、解決問題,卻演變成一樁「父親抱女兒跳天橋」的社會新聞。這是2003年確切在台灣發生過的事件。不過我想多數人都一樣,有點印象,卻沒有追根究柢。戴立忍導演的「不能沒有你」以這個真實事件為題,拍出了一部批判與情感兼具的佳作。
從戶政事務所的公務人員開始,到立法院的警衛(察),口口聲聲為民服務的立委、助理,警政署的主管,再回到戶政事務所,這段南北奔波的歷程,父女倆就像皮球般被踢來踢去。也讓做父親的第二度北上求援,到處吃閉門羹後,演變成一場被外界視為鬧劇的極端行為。對於這些敷衍的冷漠,串連而成的絕情、甚至罪惡,「不能沒有你」乍看之下好像缺乏一點力道,但戴立忍特別的地方也在這裡,片中並沒有凶神惡煞,這些公僕絕大多數時候都「和顏悅色」(除非你堅持才會變臉),但問題是無助的升斗小民以為你在幫忙,到頭來卻發現根本沒人真正幫他,只是虛應故事」(引自2009/08/16 聯合晚報)。


這段描述卻讓我很汗顏,我一直有對號入座的錯覺,一邊看電影一邊自我檢討面對民眾時候的臉部表情和話語,當然還有同理心還存不存在的這種良知問題,甚至一度我還覺得應該要求辦公室同仁看看這部片子,當做教育訓練的題材,嘿嘿!有時卻忍不住幫可憐的小公僕辯解 : 每個人每天面對的業務和民眾那麼多,怎能不依法行政?哪有這麼多時間面對"澳洲來的客人"死纏爛打,還要保有同理心、耐心及一起"聊"下去的決心....那可能會讓自己的飯碗不保ㄟ,有種....你們換個角色做看看ㄚ.....
噓....我知道這種死公務員的想法一定會被網友口水淹死,但這真是很現實的一種狀況ㄚ,要求公務員的法令多如牛毛,每條都動輒得咎,誰敢不依法行政?誰敢自作主張?有哪個不怕死的????


但格友寫的沒錯ㄚ....

「依法行政是公務人員的圭臬,但也造成不知變通的缺陷。武雄與政府機構交涉面臨的困境,不正是無權無勢者的悲歌,不正是法律制度不能有情、有耐性地對待弱勢小人物的悲劇?但是同理心何其難?因為對他者的遭遇無法感同身受,我們往往勉強只有廉價的同情心。看完這部電影,我最震撼的是換個角度想,如果今天我是武雄面對的任何一位公務人員,我會處理得比他們更好嗎?我會不會也像戶政事務所的職員一樣,不想也不願去體察武雄父女相依為命的深情,只憑偏見認定武雄無力撫養女兒,就把皮球踢到社會局,最後殘忍地帶走妹仔?對體制來說,這裡面任何一位依法行政的公務員都沒有做錯,但對武雄來說,他只是想讓妹仔可以登記戶口、好好上學,但體制卻把他逼上天橋,成為社會新聞。」


真的很迷惑ㄟ,每個人都有他的需求,我常要求社工系學生在評估案主的狀況時,一定要以案主的最大利益及個別差異來考量,只是,國家這個大機器也要運轉ㄚ,SOP(標準化作業流程)就是為了維持事務的運作,也讓大多數的人權利都能被保障。但我看了這部電影,我真的不知道所謂肥皂流程到底保障了民眾什麼?只覺得一個微弱的生命淹沒在巨大的洪流中,如同武雄潛入海裏作業一般,看似有工頭的照應,甚至有勞工安全、勞基法等勞工基本權益(SOP)保障,卻只是虛應故事,或是因未取得保障的基本條件(譬如未投保、非法打工等),背後巨大的危險得自己克服面對。


人大多是自私的,工作後我們學到的更是表面的關係(這種狀況不只是公務員如此吧!?)為了保護自己,熱忱和關心到最後淪為制式化的表象,沒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和心理照應,也沒有人真正去了解對方發生了什麼事?過的好不好?問題解決了沒?背後原因和心理轉折又是什麼?青少年兒童福利法保障的兒童最佳利益,妹仔其實是在一個愛的氛圍下,甚至和爸爸朝夕相處(想想看有多少所謂雙親的"正常家庭",卻忽視孩子)、相互扶持,也有了生命的韌性,但因經濟及客觀條件不佳,若是社工員評估,大多是判斷妹仔不適宜在原生家庭成長,但評估的是大人,用的是世俗化的標準,是不是應該也問問當事人的想法?


我們不自覺的被制約,以為知識或權力是我們的靠山,所以面對許多的情境都拿出我們的保護傘,或是當做欺壓他人的工具,甚至滿足上對下、強權對弱勢的支配慾,我們也喜歡把理性掛嘴邊,因為那是最不費力可唬人的,譬如規定、道理或公理,最後一切都歸因到制度。但可笑的是制度的本質是讓人活的更好,卻未何連基本的親情關係都無法保障?最近我也親身經歷一件荒謬的事,竟然莫名奇妙收到法院強制執行的"明信片",原以為是詐騙集團,經過輾轉詢問法院及市府交通局後確認是真的,原因是89年初我違規停車(距今近10年ㄟ),而未繳罰款,我有個願意承擔的特質,該受罰的絕不規避,但從頭到尾並未收到罰單ㄚ,交通局官員輕描淡寫回覆我若有異議須於事發當時收到罰單就提,否則就需舉證當時我未收到罰單.....,請問當時既未收到罰單如何提議?如何舉證10年前的事?更有趣的是當年我的機車已失竊,如何違規?經過去文提出質疑,交通局仍一紙公文重申上述,而無任何建議或方法,我再去函重申機車已失竊之訊息,該機關仍官僚的回覆一樣的文,並叫我舉證,當時並無報案三聯單或任何回條,經詢問派出所表示報案紀錄只保存5年,我如何提出證明?交通局的人一副置身事外叫我告市警局,尚有一點點法律概念的我決定自救,絞盡腦汁寫了訴願書提訴願,沒想到訴願審議委員會拖了三個月沒消息,倒是交通局的承辦人來電與我"溝通",只要我願意繳款,願意折價收受為600元(原為1200元,逾期未繳加罰1200元),這是多麼可笑的一件事?行政處分可回歸市場的討價還價機制嗎?我告訴她,如果是我錯,我願意繳高額罰金,而非灰色地帶的款項。之後強制執行處逕寄一紙強制扣款的公文,要從我的帳戶扣除2800元(400元是行政處理費),我詢問他們尚在訴願中,為何需要扣款?書記官告訴我這是"法定程序",若到時重為處分再要求返還。之後訴願審議委員終於在最近幾天以程序不合法為由不受理訴願,叫我有異議逕提行政訴訟。法律制度不是保障人民的權益嗎?我的財產權既未獲得保障(警察未查獲失竊機車,還有吃案之嫌),反倒我成了受害者被冠上違規又未繳罰款的罪名?我還有餘力時間提行政訴訟嗎?會如何耗時費力徒勞無功?這件原屬可繳款了事的小事,因為我要個公理正義,前後歷經半年,寫了五紙信函,花了10餘個小時,當然還有可觀的郵資,我勉強算是知識份子都須如此費力與大鯨魚搏鬥,仍落到事理無法伸張的地步,如果是影響人民生計的事,我不知道是否也需要像武雄一般變成社會事件才會引起短暫關注?


社會制度不見得適合所有的小眾,這些小眾的社經背景和知識基礎卻讓他們的選擇權變小,他們也是人,也需要被尊重,制度運作不當卻變成生活和生存的障礙,甚至讓小眾做了事倍功半的努力掙扎後淪陷,而解讀法律和制度的人卻是所謂的知識份子(譬如就學權和戶籍真有絕對的關係嗎?生活環境真的不利於孩子的生存嗎?政府有人真正站在弱勢民眾立場提供協助嗎?),若不願意用心去解讀或思考,就容易形成誤判,也宰制了人的心靈。


社會底層的的人物有他的悲哀,也有他的生命韌性和潛能,在社會各角落的人何嘗不是如此?人性中最令人動容的是親子之間的愛,我們面對現實環境時不也是靠著愛讓我們支撐下去嗎?社工人員常被教育除了社經地位的評估外,特殊的背景和條件不是也要考量?如何讓小眾能在社會的遊戲規則中悠遊自在?進而被更人道及合理的對待?生命的互相依存,總是那樣安安靜靜的,其實也都隱身在我們每個人的生命經驗中,人面對「存在」議題的掙扎,也是Maslow的基本需求啊,而愛,無論是對自己、親人或他人,就是讓人活下去的最大動力。


片中較溫馨的公務對待是社工督導和武雄的談話,她將妹仔的現況及需要父親的愛和依存真實轉達,放棄所謂的專業評估和會談,也放下假象的專業關係,只是陪著一位父親一起難過,一起沉浸在愛的不捨...


回到本我的人性良善樸質,有不捨的心和願意為對方著想的感受,才是社工專業的根本吧!我以後要不斷這樣告訴學生和我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