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儘擒快樂/盡情生活
關於部落格
自認身心獨立的女子,有個聰明女兒,現任不自我嫌棄的賢慧老婆,曾是個愛學生的大學老師,也是挑戰威權的小小公務員主管...,最希望活得好,觀照自己、持續學習、熱愛生活、珍惜健康,讓夢想成就在真實生活。
  • 3913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玩樂以明志

在女兒未入學前,是最難與她溝通的時期,因為自己也還在學習當媽媽,不知道怎麼跟她「對話」,所以只能放音樂卡帶給她聽,或是唸唸故事書,但這個小娃兒一點兒興趣也沒有,只有全家一起出遊時,可以陪她在戶外跑跑跳跳,一起吃泡麵西瓜(我們都愛吃的)、共玩遊樂器材或是挖沙堆丟石頭玩耍。還為了安撫她不吵鬧,說說自己瞎掰的「小神仙」故事,只為了讓她願意親近自然,也為了孤單的她能學習跟同齡者相處,幫她自製道具服裝打扮成小魔女辦趴踢,甚至在平安夜將自己裝扮成聖誕婆婆,帶著她整棟大樓遊走發糖果,還買了YO-YO台的蘋果姐姐粉絲見面會門票,陪她當小傻蛋要簽名合照...這些行逕看似荒誕,但好像比較有了「媽媽的樣子」了。
學齡期的她,不愛看課外讀物,用各種方法勸說引導都無效,決定拿美食「誘拐」,那時的誠品書店有附設咖啡館,所以我常帶著她假借喝飲料吃甜點的機會,在她專心吃甜點時,心情是放鬆的,把書和喜歡的東西一起出現的「制約」,也有了願意接觸書的「學習」,終於對閱讀不排斥了。甚至跑大老遠聽各種講座時也帶著她,讓她看到我學習認真的態度,又可以到處吃吃喝喝。這樣也因此養成她的味覺靈敏度,對料理感興趣,在小學四年级就會做早餐給家人吃,也常常在我煮菜時窩在旁邊,母女兩個有了更多的互動機會,藉此聊聊天、說說心事。小學的她對裝扮有超乎大人的熱愛,常留在鏡子前挑衣服、配飾件,搭配適合當天的衣著,換上同系列的鞋子,還喜歡各式各樣的大小耳環,甚至化濃妝還有穿成熟款的衣服,「大人們」非常擔心,覺得過於早熟愛打扮,缺乏小孩的天真也容易變壞(這個推論很奇怪),倒是我有一些欣賞和樂觀,反正她不愛畫畫,藉此機會在臉上認識各種色彩變化和組合也不錯,我還陪她去買了各種粉紅的系列裝扮(衣服、飾品、文具、包包等)。要上國中前,即將邁入青春期轉大人的她脫離了可愛風,進入偶像崇拜期,我陪著她南征北討追著偶像跑,還告訴她追星教戰守則,雖然年輕時完全沒經驗,但似乎也感染了這樣的青春狂野,覺得都是一個過渡期,所以又差點被親友「撻伐」,覺得為人母親竟然不好好管束青春期孩子,不專心課業,真是為虎作倀(這個說法也怪怪的)。雖然偶像的回饋真的少得可憐,有時等了幾個小時只是得到「加油」二字,但我仍願意花時間陪伴女兒過過乾癮,參與她的成長歷程,至少看她認真挑卡片,認真坐在百貨公司門口寫卡片的樣子很可愛,還有她會將偶像書中的文字精讀,還把書每天擺在床頭做屬於少女的夢,很有趣啊!況且年輕總有該瘋狂的事物,也有一些同溫層的社群一起打拼,這是她情緒的出口,若我拒絕陪伴或斥責,她還是會有其他辦法追星,與其被禁足坐立難安、唸書不專心,部如陪她一起探索,反正唸書考試是她自己的事,這是勉強不來的。慶幸的是,她的青春叛逆期,因為有適時適性的疏通,其實一點兒都不狂飆迷亂,我也跟女兒更貼近,真是太棒了!
國中時期她因為似乎有對烹飪的知能和潛力,如願經過甄選進入了有實驗教育精神,又給學生適性發展的學校,因為是高雄餐飲大學附設,所以將ㄧ些藝術人文課程都改為烘焙、調酒、廚藝課,幾乎每週都會帶自製的作品回家,全家有了一起品嚐美食聊天互動的機會,她也被肯定而建立自信,雖不以餐飲為人生目標,也沒進補習班補一堆學科才藝,課業學習倒是能自我管理,不是成績頂尖,但不抗拒學習,這是我一直以她為榮的。我曾找她去網咖玩耍,是希望了解青少年的網路文化,結果是她很怕觸犯校規而不敢進去;帶她去pub和KTV慶生,卻碰上警察臨檢讓她膽顫心驚,還被叨念我違反青少年兒童福利法;常想帶她多去嘗試新鮮事,這樣的行為可能會被中規中矩的父母質疑 ,偶一為之只是藉機讓她看看社會生活不同的層面,我希望她交各種朋友,幫助功課不好的同學,接納他們看似脫序的行為後面的脈絡,畢竟人有各種不同風景和面貌,沒有絕對好人和壞人。我還建立blog,經營FB社團及粉絲頁(在那個還少"長輩"入侵的年代是先進的),之後還使用instagram,除了表示自己也會用現代溝通工具,可以更貼近她的生活面,結果我沒加她好友,倒反而她加了我及我的臉友,然後她的少年好友也自動加入我為好友,這個奇特的跨齡交友圈,也讓她接觸不同領域的人,到成年之後,她仍喜歡跟著我趴趴走,甚至參加我和朋友的聚會,這是Z世代少有的。
在大多數父母從幼稚園開始讓孩子補才藝、家教或是補各種學科的常態下,我非常反對揠苗助長,每個人都有天賦和潛能,如果孩子自己想要,他會透過一些方式告訴我們,所以她幾乎都沒補習,不是因為天資高腦力好,而是我天真認為,讀書是自己的事,學習是一輩子的課題,跟一堆人關在一個封閉空間填鴨不利健康。大考大玩、小考小玩,真的活生生在她身上發生。如果全家需要一起出遊,她就跟老師請「玩假」,如果身體不舒服,她請病假我支持,有時考試前,甚至是學測前一晚,我仍繼續排休閒活動,因為放鬆、輕鬆學習或許更有效果。高中時期,她有了參加社團和觀賞各式各樣藝文活動的機會,無論是舞團或劇團,只要她有興趣,幾乎是全力支持(跟補習費也快差不多了),直到大學後才讓她自己自籌。升高三暑假參加成大心理營,高三畢業參加台大社會營,都是她自主的玩樂和學習。我北上出差,帶她遊走大街小巷、跟一些旅行認識的朋友聊天,甚至勇闖陌生部落認是陌生人...,因為我堅持,學習是在人生路上永無止盡的過程,不只是學校的課業,還有很多生活、生命的課題,也許發生在學校,也許在校外開展,也許是老師同學給的,也可能是自學的。我告訴她,我們要學會感恩,感謝師長同學、感謝學校及社會資源、感謝國家…還可以謝謝自己,自己的投入和參與。她畢業前一晚我很認真的寫卡片給導師,主要是謝謝她的包容和彈性,沒有太關注於學生的分數高低,只是適時陪伴鼓勵,給他們有”呼吸”的升學環境,人生,不是以考上頂尖大學為kpi;當然,也不是成大功立大業才算圓滿。
在沒有課業煎熬的狀況下她進了喜歡的大學科系,沒有選擇念國立大學,有自己看法的她只以興趣為考量,也沒有就近就學而北上,不是為了逃離家,而是喜歡台北豐富的學習資源和藝文環境,我非常支持,因為她可以更獨立生活,何況大學生的必修課就是要「會玩」,這個論點常被批判,甚至有些親友覺得女兒再努力一些,頂尖大學非她莫屬----那又如何?我可不喜歡她變成書呆子。目前大三的她參加社團、邀約老師授課、當舞團和劇場的志工,每年除了國內旅行,也利用機會出國,所以在經費拮据下,她在大一暑假去了紐約自己待了二星期,在大二暑假跟一位女同學勇闖印度沙漠,還在之前用最少的經費隻身規劃東京行住膠囊旅館......,她的勇敢和國際觀是我望塵莫及。現在跟她出國自助可以更放心放鬆,因為有她一起討論兼當翻譯,我們幾乎不用做功課,籌到經費,想去就出發!
 
女兒不是社會標準中所謂優秀的孩子,但我們以她為榮,獨立、純真、良善、體貼、成熟、有同理心,還有好多好多能力,例如會做家事、有生活感(知道如何過生活)、喜歡閱讀、有思考力、能關心社會及國際議題、會做夢孵夢、會觀察自省、有判斷力,這些都比突出的成績受用。健康、快樂、能獨立、不造成社會負擔,這是我對她的期待,就算沒有任何才能、成就,我們就是無條件愛她我浪漫,她實際;我慷慨,她算精明;我愛搞可愛,她愛裝成熟;有時她比較像大人有時我比較像小孩...,這都沒甚麼關係,也不影響我們的愛。在她上高中時,我寫了封感性的情書給她,其中提到「因為你我的緣分成為母女,我從你身上學到了好多事情,也藉此重新整理自己,例如陪妳一起從嬰兒、幼兒到童年及少女成長的過程,我好像也”重生”,再次經歷了不同的人生」,的確,我的青春是她幫我找回來了。這個玩樂進程史一直讓我有罪惡感,似乎帶有「政治不正確性」,最近找到了合理化的說法,說是從遊玩中能游於藝,也就是可以培養創造力、自學力及表達力,無論這些成效是否顯著,大家一定不能否認,這樣的過程絕對是表明心志~就是我那愛女兒、疼惜的心,絕對無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