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擒快樂/盡情生活

關於部落格
自認身心獨立的女子,有個聰明女兒,現任不自我嫌棄的賢慧老婆,是個愛學生的大學老師,也是挑戰威權的小小公務員主管...,最希望活得好,觀照自己、持續學習、熱愛生活、珍惜健康,讓夢想成就在真實生活。
  • 3412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該不該交給老天決定? 我不喜歡二選一

今年9月對我來說是哭泣的月份
每天都哭
跟醫生說話說一半會哭
跟好友講起爸會哭
晚上想起爸會哭
眼淚都要流乾了
連我的重感冒不知道是不是哭多了又吹到風才"中"的
可是我知道看到爸卻不能哭
努力要把眼淚吞回去


這個月也是抉擇的日子
每天都有兩難的問題要選擇
對醫院來說沒有申論題
只能二選一
要?   或  不要?
我不是神
為什麼要將生命的決定交給我?


老爸前二週跌倒癱瘓喘到不行又不能咳痰
小港醫院的醫生一派輕鬆的告訴我
"不能咳痰檢查就等著肺穿孔潰瘍直到昏迷再送醫囉..."
我背著爸偷哭     面對專業霸權的醫生只在心裏罵
上週四好說歹說強制送老爸進榮總掛急診
醫生還疑惑的問我們為什麼要送來?有什麼狀況嗎?
也是一派輕鬆模樣~這是保持冷靜嗎?
然後在急診室待到快下午也沒人聞問
晚上醫院卻緊急送他到隔離病房急救
一堆儀器氧氣在旁伺候如臨大敵
完了...來不及了...
我衝回家邊哭邊印老爸和女兒的照片還有一篇對父親的感念文
希望他來得及看
還說服老媽趕緊去看爸....也許是最後一面
老媽直抱怨醫院的消毒氣味
然後開始打瞌睡zzz
急救的醫生這時要我決定一件事....要不要插管氣切?
什麼?為什麼?我為什麼要決定?
那麼難受那麼殘忍的急救爸爸一定很痛
可是不做就等於放棄了...
醫生叫我一定要確定
我倒吸了一口氣...不...我不要他再受苦...不
醫生看著我哭腫的眼睛
還是問...你們確定不做積極的治療嗎?也許有救?也許可以再拖7~10天?
我不解延長這樣的殘破生命有何用?望著爸昏迷的樣子
就算救活了他會活的更好嗎???
我哭著說...真的不用了...



我將帶來的藥師咒和文章照片放在他旁邊
在他耳邊說 "爸~你要加油...你一定可以自己好起來"(這是我第一次當面稱他爸)
醫生又來問:"不插管...那緊急時要電擊嗎?"
可惡...又要我決定...聽說是幾萬伏特ㄟ
"不要"~我癱在椅子上脆弱又堅定的說
因為生理期及長期勞累加上悲痛欲絕 
我頭痛到快要抓狂
老媽又幫不上忙
只好call老公提早下班來救我
護士又來了...又問:"要幫北北插鼻胃管嗎?尿管呢?"
白目...既然已放棄急救,幹嘛餵食?問心酸的嗎?
我快吐了,沒力瞪她
護士小姐好心解釋:"就算不救,也不能讓他挨餓呀"~這是哪門子道理?
老公勸我"至少插尿管,免得常換尿布"
晚上已十二點多  老公載媽和體力不支的我回家  吐過後攤死在床


一夜噩夢
隔天一早幫忙值夜的朋友告訴我老爸竟然有些清醒了
也不用插鼻胃管就可喝流質營養品
奇蹟...是老爸氣我不孝還是想再看我們幾眼?
中午還沒趕到醫院,電話又來了,醫院通知病危,要我們再次確定要不要急救?
我心又沉了下去   真是瞬息萬變
一群笨蛋...到底要講幾次 ?
我又簽了放棄急救書
老爸倒是虛弱的躺在床上無力的看我
住院醫生又來電話勸我要幫老爸輸血
這些善心人士...一定覺得我很殘忍
萬一輸血產生排斥有問題呢?
拗不過他們只好答應



週六陪爸時一直得玩床頭下床頭上的遊戲
因為他躺得不舒服     只好一直變換姿勢
躺麻了他又想下床   經過再三勸阻才作罷
過不久難題來了...他想摁摁
還堅持一定要到廁所才能上
醫生及護士說他只能摁在尿部裡
否則下床又會喘到病危
可是老爸自尊心很強
他不願意被當植物人讓人擦屁股
我卻得遵從醫生的指示
老爸便急一直痛苦的叫我的名字...叫我趕緊扶他去廁所...我不斷重複醫生的交代...最後只能充耳不聞...
他用盡全身力氣要把床圍扳下...用力打...用力掙扎...用力哭喊...
終於...來不及了
我看到他眼角的淚    我也快哭了
我和他都累癱了
他仍舊不讓我擦屁股...直到看護過來...
我要如何抉擇?聽醫生的維持安全?還是聽他的維持尊嚴?




下午主治醫生第一次來看爸
不敢進來的他只在門口敲門(他一副驚恐怕被傳染的樣子)
又說了:"護士有沒有告訴你要抽肺水?"
我說:"不是輸血嗎怎麼變成抽水?"
他很嚴肅的糾正我輸血和抽水不一樣
廢話!我是笨蛋嗎?
我說:"您是住院醫生嗎?剛剛您不是跟我說只要輸血嗎?"
這惹惱了專業的主治大夫,他不開心的說"你看我穿這樣,像住院醫生嗎?"說完就悻悻然的走了
我問護士,才知道因為爸喘的很厲害,肺積水很嚴重,得抽肺水...
又要我決定?
住院醫生隔天又打電話勸我,我問他會很痛嗎?會有感染危險嗎?會有氣胸的風險嗎?
答案皆為是
那我...要怎麼做決定???
交給當事人吧!



不知道爸究竟聽得懂不懂
經過我再三在耳邊說明他竟然答應要做了   我只好簽同意書
隔天原定時間已過了半天   老爸早已ㄘㄨㄚˋ在那裡一整天等待 
經過催促  沒有護士幫忙
菜鳥醫生才自己推著超音波機器拿著長長的引流管就要做了...
天吶!這是兒戲嗎?
醫生說護士沒空,我只好去叫護士來幫忙
簡單上了局部麻藥
老爸嚇得假裝睡覺    沒敢吭聲和皺眉
我噙著淚一直幫爸加油也固定住他以免插錯位置



求神問卜都不樂觀
爸倒是精神又變好
吵著要抽菸
我嚇唬他有監視器不乖會被醫生護士罵
他停了一下又吵著要抽菸
看著這個至少有60多年煙癮的老小孩
我真想偷偷推著他出去到陽台讓他一次抽個夠
滿足一下也好
就算喘個不停又被醫生急救
至少了無遺憾
可是我能這麼做嗎???




到底這些治療及檢查的意義在哪裡?
住院五天
已抽了三次痰、輸了二次血、換了好幾次不同的藥、做了抽肺水引流檢驗、照了三次x光、做了一次斷層掃描、二次超音波、抽了無數次血......
為什麼連是肺結核還是肺癌還是肺氣腫還是...
一直都沒人可以告訴我
主治醫生第二次來的時候威風地跟了二個實習醫生
還譴責我之前為何遲遲不做要抽肺水的決定
我問他   到底是什麼病況?
他嘴裡念念有詞了二句就倉卒的離去
結果抽了1000多cc的肺水檢驗還是無解



這天     住院醫生又問了"你們要趕快決定要不要做肺部切片"
啥?又變成要全身麻醉做病理檢驗了?
我問醫生這個手術的風險
醫生說"這要問外科才知道,每個手術都有風險,這是小手術,但也很難說..."
ㄚ  你是要我怎麼決定?
檢出原因然後呢?
肺癌的話又如何?
救活了又如何?
老爸還是癱瘓在床
還是得服副作用很大的肺結核藥物(醫生說就算細菌培養呈陰性,還是不排除肺結核的可能)
搞不好還要做化療
還是得請陌生人照顧讓爸尷尬
還是得在家隔離
然後老媽不願戴口罩
又有一個人得做治療......
老爸依然被碎碎念、依然被外籍看護照顧的亂七八糟、依然營養不良
82歲的年邁身軀哪經摧殘?
那...
救治的意義在哪裡?
顯示醫生的專業?
如老公說的
醫療只會救"活"人   卻不能救"好"人
一切知道不會變好只會變糟
老爸之前也覺得活得沒意思
可是我能替他決定生死嗎
他意識常常不清
也無法自己決定
漫無止盡的煎熬
那...交給老天決定嗎?
但...我還是只能簽了同意書   哼



只好求諸鬼神了
到屏東問師姐
她說一切盡力
我哭到不能自己
到楠梓問菩薩
菩薩說不樂觀
我哭得唏哩嘩啦
又問玄天上帝
還是被告知這關難過
我又哭了...
想到就哭    每天哭
我討厭面對生命中的不可承受之"重"
老天......
這是怎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